您好,欢迎光临中陶家居网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退城入园”里面埋藏着巨大的隐患

出处:陶瓷信息    发布日期:2018-06-19    作者:佚名    责任编辑:欧秋怡    浏览次数:1070   

 这两年,陶瓷厂老板的日子不好过,市场竞争激烈、利润下滑也就算了,左一个“政策雷”,右一个“环保雷”,让无数老板提心吊胆,说不定哪天就因政府部门的一纸文件而让企业戛然而止。这当中,最令人担心的还是“环保雷”,一波比一波严,一波比一波更具杀伤力。

  一

  如果从2007年佛山陶瓷行业大规模“腾笼换鸟”算起,行业环保整治已经走过了十多年的历程。盘点那些在环保整治中被强令关门、拆除、迁移的企业,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那就是工厂多处于体量具有一定规模、而又相对集中的陶瓷产区。从昔日村村冒烟的南庄大道、石湾、小塘,到后来的淄博、临沂、夹江、高邑、内黄、高安、清远、肇庆……一个个产区,莫不如此。

  越是陶瓷厂相对集中的产区,环保问题就越突出,也越容易成为环保整治的重点对象。最后的结果,只能是个别环保、品牌、税收领先的企业被保留下来,其它企业不是关门停产,就是向外转移。这几乎成了陶瓷行业的宿命,差不多十年一个轮回。

  十年前,政府部门以种种优惠政策招商引资,铺着红地毯迎接各路投资者到当地兴业建厂,然后大家一窝蜂跟进去,赚得盆满钵满;十年后,产业初具规模,当地环保不断恶化,百姓怨声载道,在中央及上级政府部门的严格要求下,开始借环保之手关停并转,不少陶瓷厂不得不再次远走它乡。

  盘点这些年来新产区的形成、兴起、兴盛到兴衰,其命运大抵如此。

  某建陶工业园

  二

  但是,也有例外。行业内几大龙头企业在产业布局上往往是剑走偏锋,另辟蹊径。杭州诺贝尔、东莞马可波罗、西樵蒙娜丽莎、珠海白兔、景德镇欧神诺……这些企业最大的特点之一就是不扎堆、不群聚,与相对密集的陶瓷产区、园区保持着不远不近的距离。多年来,这些地处旅游城市、热点城市的企业,能够在一波接一波的环保整治中生存下来,不被关停并转,一方面是其在环保治理方面走在行业前列,与周边环境实现了和谐相处,另一方面,却是其远离工业园区,单打独斗式的地理位置为其争取到了更大、更久远的生存空间。


  以马可波罗为例,除东莞生产总部外,还有清远、丰城、荣昌、美国田纳西州等生产基地。从这些基地的布局来看,除清远具有一定的产业规模外,其它基地的体量都非常小,甚至称不上一个产区。别人在成行成市扎堆建厂的时候,马可波罗却在“孤独求败”,寻求在没有陶瓷厂而贴近市场的偏僻之地去圈地建厂。再以诺贝尔为例,目前浙江两大生产基地分别位于湖州市德清县和杭州市余杭区,然后是江西省九江市有一个生产基地,三大生产基地,都不属于具有一定规模的陶瓷产区。

  正是因为这样的产业布局,使一批龙头企业在生产基地贴近市场的同时,有效避开了环保整治的压力。

  某建陶工业园

  

  然而,令人担忧的是,新一轮环保整治当中,以淄博、夹江为代表的产区,却选择了退城入园的产业整治提升路径。让保留下来的陶瓷企业全部进驻工业园区,虽然在科学用地、供电、供气、供水、道路建设和环保治理等方面能够统一规划、统一管理,降低工业园区的开发成本,虽然新建的生产线在工艺技术、装备升级、环保治理等方面能够迈上一个全新的台阶,但是,更大规模、更大产能、更加集中的生产线,再一次为环保治理埋下了巨大的隐患,成为未来的“环保雷”。


  陶瓷产区环保治理,既要考虑到治理效率,也要考虑到排放总量,要充分认识到单位土地、单位空间的自我净化能力。即只有治理加净化,双管齐下,才能够在现有的环保治理条件下达到综合排放要求,结束陶瓷企业不断被关停、被转移的命运。

  新规划的陶瓷工业园区,虽然标准更高、要求更严、规模更大。但是,一家企业的环保是合格的,两家企业的环保是合格的,园区内所有企业的环保都是合格的,许多企业聚集在一起,园区内的环保排放极有可能是不合格的,是超过了环境容量的。届时,陶瓷工业园区极有可能因为聚集了太多陶瓷厂、太多生产线而成为当地新的污染重灾区,成为当地老百姓新诟病的对象和政府环保部门面临的新的压力。

  这样的产业规划和布局,必须引起政府部门和陶瓷企业的警惕。

  某建陶工业园

  四

  十余年前,正是高安、肇庆等陶瓷产区承接佛山陶瓷产业大转移的时期。当时,行业知名战略专家、欧神诺公司董事长鲍杰军在其专著《中国智式——建陶产业强盛之道》一书中,就产业布局提出了“A+X”的发展模式,其核心观点是疏密有致,多点布局,不要一窝蜂地扎堆入园,集中建厂。然而,并没有哪个产区的政府领导能够认真拜读一下这篇文章。时至今日,当时的工业园区,早已成为了重污染区,不少企业面临着被强令关门停产的厄运。

  十年之后,新一轮产业升级的大潮如火如荼,新一轮产业扩张的序幕悄然拉开。退城入园,还是另行布点?需要政府、企业、行业再次重新审视与考量。

  “秦人不暇自哀,而后人哀之;后人哀之而不鉴之,亦使后人而复哀后人也。”

 
上一篇:通体大理石瓷砖是鸡肋产品?
下一篇:小议佛山陶瓷行业“第一争”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