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

中陶家居网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以做砖的态度作诗,以作诗的情怀做砖

出处:中陶家居网    发布日期:2019-02-19    作者:楚材    责任编辑:高寒    浏览次数:1355   

2018年岁末,欧家瑞先生的原创诗集《弘诗初学》付梓,承他见赠,拜读之下,百感交集。作为一个古诗词的爱好者,沉浮于珠三角商业社会10多年,多年没有读到这样立意精到、格律严谨,特别是与我们从事的陶瓷行业又水乳交融的古韵诗词了。全诗集共五篇,诗词91首,分“诗与国”、“诗与瓷”、“诗与灶”、“诗与禅”、“诗与师”。诗集以《弘诗初学》为名,体现了欧家瑞先生恬淡谦冲、家国天下的诗人情怀和陶瓷人的内敛底蕴。

宏宇集团副总经理欧家瑞

宏宇集团副总经理欧家瑞原创诗集《弘诗初学》封面

一直想为诗集写点什么,但岁末年初,杂事冗繁,因此迁延至今。认识欧家瑞先生(笔名悟变恒)10多年了,平常交往挺多,闲暇谈诗论文,算是老友,也是诗友,通过他而深度了解了宏宇集团。作为陶瓷行业标杆企业,宏宇集团旗下五大瓷砖品牌,产品质量、科技创新、渠道下沉等在业内是有口皆碑,深受消费者喜爱。特别是我亲身见证的高温大红釉、高温陶瓷大红墨水、水印图案瓷砖、峡谷熔岩、玉瓷砖等创新产品的科技研发和上市发布,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这其中,作为宏宇集团副总经理的欧家瑞先生起到了重要的把关和组织协调作用,并且在工作过程中留下了大量的诗词作品,如《七律·红釉与花海》、《采桑子·陶瓷高温大红墨水显色》、《七律·玉瓷砖》等。在产品科技创新路上以诗词抒怀,在创作诗词时以产品创新的态度严谨推敲,由此,我想到了对《弘诗初学》的感悟:以做砖的态度作诗,以作诗的情怀做砖!

现代人对国学的兴趣日益淡化,年轻一代对古诗词的了解越来越少。这对于拥有乐府诗、汉赋、唐诗、宋词、元散曲等源远流长灿烂国学文化的中华古国,实在是一大憾事。古体诗中的律诗、绝句,平仄严谨、很有讲究;宋词中的各种词牌,既要讲究选调,又要讲究平仄,尤其为难。我看了现代很多人写的古体诗词,多数在用新韵(普通话发音),更有甚者,认为字数对上,最后一字押韵就行,这真是天大的误会!汉唐时代,中国的官话发音为九声,至宋代,随着北方少数民族与中原文化的交融,逐步演变为六声,经历元代和清代两次蒙满民族入主中华,到今天的普通话已经变为四声了。但是,在广州的白话中,今天依然保留了汉唐时代的九声(楚材个人研究认为,广州官话就是汉唐时代的官方发音),这对研究古代诗词和韵律有很大的帮助,其中还涉及古代民族迁移和广东岭南三大人群——广府人、潮汕人、客家人的形成,这里不做展开。因此很多古诗现在读来,韵律已变得似是而非。《弘诗初学》收录的欧家瑞先生的原创诗词,大多用平水古韵,而且为了让新一代诗词爱好者能够了解平水古韵的基本知识,欧家瑞先生总结了广州话的发音和平仄对照表,以123456789和平仄对照,14为平声,其余为仄声,这是该诗集和欧家瑞先生的一大贡献!也是诗词届的一大独创!

宏宇集团副总经理欧家瑞

在春节期间,慢慢读完《弘诗初学》,其中原来好多诗词早已拜读过,再次系统品味一遍,感觉又有不同。总体看来,该诗集体现以下几个特点:一是格律严谨。不管是律诗、古词都非常讲究,鲜有出律者,特别是很多藏头诗,非常难写,但恰到好处,体现了诗人高深的诗词功底和格律水平,而且读来朗朗上口,绝不涩口,令人由衷佩服。二是体现了陶瓷人浓浓的家国情怀。五千多年来,我国人民创造了灿烂的文化,在世界民族之林闻名遐迩,其中很多与陶瓷相关。但是在近代,由于科技的落后,封建王朝的腐败无能,中华民族饱受西方列强的侵略与欺辱,陶瓷产业也逐步衰落。新中国成立后,特别是改革开放以来,中国陶瓷人奋起直追,在建陶行业,我国迅速成为世界第一大国,并且正在向强国稳步迈进。作为经历了这个“争气”时代的欧家瑞先生,在他的诗词中有鲜明的体现。如开篇“诗与国”里面的《满江红·陶瓷》:“高岭苍苍,表土下,瓷泥粘密。青岗上,钠石岩内,深藏玉璧。十时球磨粗碎土,百温烧煅难成器。不着急,好钢必千锤,心窝记!陶瓷史,国难忆。兴衰路,民争气。改革平大道,创闯出新绩。创意研发高技术,领衔划定新机制。看全球,绿色浪潮中,居高地!”诗人的家国情怀,跃然纸上。还有《藏头七律·瑞典斗番虫——忆二十八年前那场国际官司》:“改良国策定三中,革弊艰辛逆浪重。开户腥风吹劣品,放门妖域扮秋翁。四回违约欺华汉,十次昂胸斗鬼虫。年闯冬云飚瑞典,赞扬春雨育强龙。”藏头八字:改革开放四十年赞。既体现了那个时代中国知识分子的爱国情怀,又体现了陶瓷人在改革开放初期奋起直追的艰辛和永不言败的勇气和豪情。

尤其值得提出的是,诗人在家国情怀和陶瓷情怀的同时,还写了很多清新脱俗、温婉雅致的诗词,反映了近两年来诗人的诗词功底从头角峥嵘逐步走向返璞归真的境界。如《如梦令·无地生根》:“楼顶露台坚壁,茂树粗高荫丽。见地板凌空,刹那闹喧嚣成寂。思秘,思秘,古灶老榕飞裔!”还有《七律·游石湾古建筑群》:“才离闹市脱凡尘,一瞬穿云入古宸.......”这些诗词令人耳目一新,在燥热的岭南和烦杂的商业社会,有如凉风徐来,神清气爽。

总之,《弘诗初学》是近年来难得一见的优秀诗集,而且有很好的古诗词知识普及价值,特别是作为古诗词诗集,和与陶瓷行业紧密相关的诗词集尤为难得,尽管作者以“弘诗初学”为名。作为古诗词和国学的爱好者,我高兴地看到,近两年来,国家重新重视国学的推广和古诗词的普及,让我国古诗词的瑰丽文化重新为年轻一代所喜爱。而正在这个时候,欧家瑞先生《弘诗初学》的出版又有了一重新的意义。

由于我本人的水平有限,对《弘诗初学》许多精髓之处未能尽解,只是出于个人的理解发表一些粗浅的看法,聊表一个古诗词爱好者的由衷钦佩和兴奋而已。最后以本人几年前的小词以贺。《水调歌头·咏志》:“博鳌常论剑,帝都频发声。万里纵横南北,十载满征尘。五湖泛舟烟波,九州啸傲明月,舒洒平生志。掌上千秋史,胸中百万兵。  五千年,陶业史,今更新。赶超西方列强,努力须同仁。设计汪洋恣意,研发独辟蹊径,潮流自引领。百年强国梦,神州永青青。”


 
上一篇:分公司模式是陶瓷行业的未来趋势吗?
下一篇:张永农辣评:何新明的千亿“豪赌”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