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中陶家居网!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热点

斯米克发布解除员工劳动合同暨临时停产说明

出处:中国陶瓷家居网 发布日期:2012-07-30 作者:楚才 责任编辑:刘聚兵 浏览次数:1663
中国陶瓷家居网讯(记者 楚才 刘聚兵报道)自本网6月28日连续报道上海斯米克因大规模裁员围堵办公区域、库房、厂区以来,上海斯米克公司向本网作了详细的说明。今日该公司向本网通报,导致严重影响了斯米克的正常经营业务开展。近期,由于该公司和部份员工协商解除劳动合同,协商过程中,部份员工聚集围堵公司上海厂区,导致上海厂区临时停产。在这个过程中,不少媒体做了各种各样的报道,部份媒体的相关报道内容,出现一些和事实不符的情况,甚至报道斯米克聘用黑势力保安对员工大打出手。从7月27日起,上海斯米克300多名员工自发组织,集体签名,向上海市委、市政府请愿,希望政府尽快采取措施解放公司被强行占据的厂区,以维护员工劳动和工作的正当权利、保障员工一个人身安全不受威胁的工作环境。同时为了澄清事实,针对媒体及各方的一些疑问,该公司特发布澄清和说明。

全文如下:

上海斯米克控股股份有限公司

关于和员工协商解除劳动合同暨上海厂区临时停产的情况说明

近期,由于公司和部份员工协商解除劳动合同,协商过程中,部份员工聚集围堵公司上海厂区,导致上海厂区临时停产。事件发生后,部份媒体的相关报道内容,出现一些和事实不符的情况,为了澄清事实,同时针对媒体及各方的一些疑问,特此作出澄清和说明如下:

一、这次裁员人数较多的原因是什么?

这次裁员的人数较多,主要原因一是:根据地方政府环保和节能减排任务的要求,公司逐步关停上海生产基地的部份老旧生产线,并往江西生产基地转移,生产线关停后,造成较多生产线员工需终止或提前解除劳动合同。第二个原因是:公司的江西生产基地建成后,受房地产宏观调控持续加大力度影响,公司销售额成长较为困难,造成产能利用率约只有一半左右,去年以来经营业绩严重亏损,关闭上海生产基地的老旧生产线,可以降低公司生产成本,减少生产资金投入。

二、这次临时停产,对公司有什么影响?

这次临时停产造成上海地区的销售订单无法如期发货,公司和经销商因此失去了部份销售业绩,甚至有些还需负担违约赔偿。公司通过提高江西厂区的产能利用率,并已经紧急安排从江西发货,以尽快满足上海地区销售业务需求,尽量降低本次临时停产的影响。但由于聚集围堵人员占据公司上海厂区的状况仍持续中,上海厂区的经营仍陷于停顿,目前相关经济损失尚难以具体测算。

三、公司在裁员问题上是否有违反法律法规的情况?有没有拖欠员工工资?补偿标准如何?

公司完全不存在违反相关劳动法规的情况,也不存在拖欠员工工资的情况。本次员工采取聚集并占据厂区集体表达诉求方式,主要是要求公司除了依照劳动合同法规定的法定标准,给予离职经济补偿金以外,又额外要求按法定标准的数倍计算给予补偿。经地方政府指导及和员工多次协商,公司基于法、理、情的考量,已经给出了目前公司所在区域内较高的补偿标准,但是这些员工仍拒不接受,采取占据公司厂区的激烈行为,扩大事态,加大公司停产损失,迫使公司接受他们的不合理要求。但是由于对法定标准以外的补偿金额,其标准一旦确定后,影响的不只是这次涉及的员工,也将成为公司日后其他员工的适用标准。同时,还可能被当做案例,影响到区域内其他公司类似情况的补偿标准。因此,地方主管机关相当重视,这次补偿金额的确定仍需本着公平公正的原则协商解决,不能因员工采取激烈的占据厂区行为,即失去公平公正的准绳。

四、有媒体爆料斯米克雇用黑势力保安,对员工大打出手,是否属实?

首先,我们郑重澄清,公司所聘用的保安绝非黑势力保安,公司是聘请上海市保安服务总公司的下属单位提供保安服务的,该企业是经过工商及税务部门注册登记,并经公安局认可的合法企业,主要从事企业、机关、银行、商业、娱乐、高档住宅、大型活动安全保卫等工作。
其次,完全不存在保安对员工大打出手的事实,保安打人之说纯属恶意造谣,是参与这次集体诉求中的个别员工,在其个人网络微博散发的不实信息,被不知情的部份媒体所引用。事件发生过程中,均有警察在现场,也有存证的影像资料可以佐证。

五、这次裁员对上海厂区及其他业务相关员工造成哪些影响?

这次公司厂区被集体诉求的员工占据封堵后,导致公司上海厂区经营停顿,很多员工受到影响:首先,生产工人因为无法开工,工资及奖金都受到影响,特别是计件工人,更是无工可做无件可计,减少工资所得。这些天来,很多员工在被占据的厂区外,他们在等候一旦恢复正常后能立即上工。其次,由于上海厂区临时停产及发货受阻,造成上海及周边地区的销售订单无法履行,导致很多销售人员的奖金减少,甚至有些公司的经销商也因销售订单无法履行而遭受经济损失。在这个过程中,公司紧急从江西厂区发货来满足上海及周边地区的销售订单需求,两地的产销人员,为了解决突发困难,表现出同舟共济、紧密合作的精神。第三、居住在厂区宿舍的员工,在厂区被占据后,被驱逐出厂,有家归不得。第四、上海厂区被占据后,银行收支所需的相关印鉴及凭证无法从被占据的厂区内取出,虽经数次由警察陪同仍被阻,导致银行收支作业停顿,员工薪资发放成问题。第五、部份进入被占据厂区拟进行劝解的员工和保安,受到围殴伤害,为了争取早日解决问题,均能克制忍让,不计较个人遭受的伤害。
连日来,很多员工已逐渐无法忍受厂区被占据;对工作权不保,工资奖金受影响的担忧和不安心情与日俱增;见到连警察陪同也受阻无法进入厂区的情况,更激起了群情激愤。很多员工已经联名向政府请愿,恳求政府能采取强有力措施,早日还给员工一个人身安全不受威胁的工作环境。

六、上海厂区被围堵占据的具体实情是怎样的?

7月20日上午,正在和公司人事部门协商离职补偿的数十名员工,因公司制定的离职补偿方案和他们的期望差距很大,便转到人事副总经理办公室,人事副总经理向他们说明公司的安排:(1)请大家先安心回家待岗,待岗期间的收入不会比平日工作时低;(2)公司会在一个月内研究制定补充方案,如果补充方案的补偿金额高于现方案的,会增加给他们。

人事副总经理的安排遭到拒绝,这些员工转而冲到董事长办公室前,把董事长办公室外的走廊全部用椅子堵死,不让董事长离开办公室。董事长在被围堵受困长达三个多小时后,为了脱困,向镇政府报备并经同意,又再通知派出所请来两名警察到场,向他们做了脱困路线方案介绍。进行脱困前,董事长向这些员工说明提高离职补偿标准,涉及金额重大,需提报地方政府指导协商后才能确定,而且因为公司是上市公司,必须遵循公司治理程序以保护中小股民权益,因此,提高补偿标准不是当场可以马上定案的。做过说明后,董事长表示需要出去开会,请围堵人员让出一条通道让他出去,但毫无效果。迫不得已,董事长在保安的保护下,由保安撞开办公室门口的隔板,才得以打开一条通道脱困。在保安撞断隔板和拥挤中,个别员工的手臂被隔板擦伤表皮;另有个别员工在推挤中划伤了脸颊。事后,工会主席和工厂领导登门慰问了这5位受伤员工。

保安方面的受伤情况:1)有一位保安的大腿内侧,被利器划出了二寸多长的角尺型伤口;2)另一位保安则被扯掉帽子,头上砸出巴掌大小的血肿;3)还有一位保安,手被钉子戳伤;4)在混乱中,保安队长的腰和腿也被踢打受伤。

随后,保安们被围堵受困在会议室内长达六个小时,在围困期间,聚集围堵人员抢走了公司给保安们送去的午饭和饮水,不让保安到医院医疗验伤。

在整个过程中,保安们都做到了骂不还口,打不还手。

7月20日下午,开始陆续发生了以下事件:
1)聚集围堵人员向许多正在上班的员工,散播公司雇佣黑保安打伤员工的谣言,造成公司员工不安。并随即强行占据了一楼办公大厅,导致前台接待无法办公。
2)下班时间,部份聚集围堵人员开始围堵工厂大门,并推倒门口的电动伸缩门,使得下班班车无法出门,员工无法正常下班。
3)另一部分聚集围堵人员,则在公司发货区,阻挡提货的车辆出厂,同时破坏了铲车等装卸设备。

在上述过程中,虽然都有警察在厂门外维持秩序,但公司面对聚集围堵人员的非法强行占据厂区行为,无法采取平息措施。

次日(7月21日)一早,聚集围堵的员工已经全面占据了整个厂区,封堵了所有大门。再度发生了以下事件:

1)公司派了两名总监和两名经理,拟向围堵人员进行劝解,当劝解人员进入已被占据的一楼办公大厅时,在没有任何征兆的情况下,突然遭到围堵人员从一楼追打三楼,追打过程中,围堵人员用椅子和消防灭火器砸向玻璃门。四名劝解人员被分开扯散,被20多人拳打脚踢,衣服被撕破、有两人的眼镜被打碎,四个劝解人员都遭受了不同程度的殴打伤害。
2)一名进入被占据厂区,拟进行搜证的保安,被聚集围堵人员追打倒在地上,当场昏厥,后来才由120急救中心送去医院,经验伤,锁骨骨折错位,进行手术。
3)在发货区,聚集围堵人员对一早已经进入工作的铲车工人,进行暴力殴打,并驱逐出厂区,同时再度破坏铲车。
4)聚集围堵人员将住在厂区宿舍内的员工,驱逐出厂区,使得这些外地员工被迫在外面临时暂住。

至今,聚集围堵人员仍很有组织地,24小时全天候围堵占据着厂区。其间,公司员工数次在警察陪同下,想进入厂区取出重要办公用品,也都被强行阻挡而无法进入,整个工厂的经营活动完全陷于瘫痪。
目前,在区、镇两级政府职能部门的指导和协调下,公司在厂区附近租借临时办公场所,积极的和合同终止或提前解除的员工继续沟通协商,有不少员工前往咨询,但协商达成一致的则仍不多。

七:听说公司有很多员工联名向政府请愿,是怎么回事?

自厂区被围堵占据以来,使得员工无法上班,工作权得不到保障,工作收入受到影响。员工们越来越疑惑,不理解为什么在上海这样一个国际大都市,政府治安机关可以容许这样的违法行为?因此,员工们把最后的一线希望,寄托到市政府领导,从7月27日起,300多名员工自发组织,集体签名,向上海市委、市政府请愿,希望政府尽快采取措施解放公司被强行占据的厂区,以维护员工劳动和工作的正当权利、保障员工一个人身安全不受威胁的工作环境。
上一篇:宏宇一辊多色多图立体印花技术项目通过鉴定
下一篇:金莎玉厂方代表:“金莎玉不会倒!”